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安徽改名“最失败”的城市,已经逆袭成为新一代“赌城”!
发布日期:2022-05-20 10:45    点击次数:139

大概在去年的时候,我们写了一篇文章《安徽改名最失败的地方不是合肥,而是这里!》,引发了大家的广泛热议,有网友留言说:不同意!、最失败的还是合肥!

确实,在每个调侃中国那些改名失败的榜单里,合肥必是绕不开的那一个,甚至是呼声最高的那个

很多人认为合肥这个名字有点土,例如,毕业于安徽医科大学的合肥人许嵩有一首著名的歌曲《庐州月》,里面如此唱到:庐州月光,洒在心上,庐州月光,梨花雨凉......

试想一下,如果变成了合肥月光,洒在心上,合肥月光,梨花雨凉......顿时意蕴全无,甚至还有种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别扭。

再加上“两个胖胖欢迎您”如此接地气的宣传口号,淳朴直接到让人想哭。

▲雪后的合肥明教寺  图/shutterstock

庐州听起来比合肥好听,有古意,这也是很多人希望合肥改回庐州的原因,但其实地名不仅仅是好听这么简单。

庐州一名最早来自于隋朝,而合肥作为地名最早出现在汉代司马迁的《史记》中,秦汉之交,合肥正式建立“合肥县”,所以合肥的名字比庐州早了好几百年。

▲在很长一段时期,“合肥县”大多是作为“庐州府”的府治而存在的。

古城故事多。

记得之前看到一位网友说:他的一位朋友去了日本留学,当朋友的日本室友知道他是合肥来的,就觉得他很牛逼,因为他玩《三国无双》老是过不去”合肥之战“那一关。

合肥之战,三国名场面之一,”孙十万“的梗和“张辽止啼”的典故就来自于此。

图/blili 沙盘上的战争

当时,孙权趁曹操用兵汉中之际,率十万大军攻合肥,此时守在合肥的是魏将张辽,且只有七千人马,这简直没有可打性。

但张辽是谁?古今六十四名将之一,进武庙级别的武将,三国各个游戏里从来不会缺少他的身影。

张辽仅用十多天时间就逼得孙权退兵,然后瞅准时机率军在逍遥津渡口大败吕蒙、蒋钦、凌统、甘宁等东吴名将,孙权差一点就没逃掉。

▲孙权以为张辽只有这么点人肯定会死守合肥城,谁知张辽却率八百死士直接杀进孙权大本营,把东吴大军搅得一乱后全身而退,攻城攻不下,围城粮不够,所以围了十多天,孙权就宣布撤兵。在观察孙权大军退兵的时候,张辽发现,大部队军队已撤离,但在逍遥津北岸还剩五小支东吴部队,不看不知道,这五支队伍的领头羊分别是吕蒙、蒋钦、凌统、甘宁、还有孙权,好家伙,你们都是用名将来殿后的吗?图/钉钉

经过此役,张辽威震江东,据说当时每当有小孩哭闹,父母只要吓唬说:“张辽来了,张辽来了!”孩童就没有敢哭泣的了。

今天我们在公园南门看到的匾额“古逍遥津”,为清末宣统皇帝的老师陆润痒所书,园内有保存完整的张辽衣冠冢,张辽塑像,还有吴孙权败阵的飞骑桥等。

图/穷游Biu主  郝地瓜

逍遥津公园也承载了几代合肥人的童年记忆。

逍遥津之战是合肥之战的重要组成部分,逍遥津为古淝水上的渡口(淝水也叫肥水)。

▲淝水源于肥西、寿县之间的将军岭,分两支,东淝河向西北出寿县后注入淮河,著名的淝水之战就发生在这里,南淝河向西南流入巢湖,东淝河与南淝河两条河在逍遥津汇合,故称合肥。《尔雅》上说:“归异出同曰肥”。图/穷游Biu主  郝地瓜

“合肥”即两条淝水河汇合之意,三国时期,合肥的战略地位十分重要,东吴和曹魏可以说是围着合肥死磕。

在合肥东南的巢湖,更是魏、吴连年争夺的军事要地,后人常用作典故的“生子当如孙仲谋”就是曹操在巢湖口望见东吴水军后说的。(如今已经被调侃为“生子当如孙仲谋,合肥十万送人头”

图/穷游Biu主  陆游房车

当时孙权攻打合肥,就是走的水路,过巢湖直逼合肥城。

如今的巢湖虽是中国五大淡水湖之一,但水域面积已缩小太多,成为了合肥的城中之湖。

▲从卫星图上看巢湖,有些接近于心形

巢湖湖畔的三河古镇原是湖中的高洲,因泥沙淤积,渐成陆地,南北朝后期称三汊河,明、清置三河镇。

图/穷游Biu主  郝地瓜

隋唐时期,大运河贯通后,合肥的战略地位开始略有下降。

合肥城西郊大蜀山南麓的开福寺,便建于这个时期,开福寺距今1400年左右,是合肥最大的佛教寺庙。

图/穷游Biu主  Rick小饼干

相传名僧慧满法师在此大演《法华经》,为百姓祈雨救生。

图/穷游Biu主  Rick小饼干

到了北宋,合肥出现了一位名垂千古的人物——包拯。

世人皆知开封有个包青天,但却很少有人知道包青天其实是合肥人。

在合肥城南有一段护城河,传说包拯幼时经常在这条河边玩耍,家乡人民为纪念包公把这条河取名叫“包河”。

图/穷游Biu主  炮炮炮炮炮哟

在开封就任的一年多,包拯不畏强权,公正断案,留下了一个个传奇的故事,公元1062年,包拯病逝于开封,次年,其灵柩被运回合肥安葬。

▲包孝肃公祠 图/穷游Biu主  宇智波伊舞

四年后,家乡人民为纪念他,兴建了包公祠,历代贤人圣士都对包公祠进行过修缮、增制,包括晚清名臣李鸿章。

老乡包拯一直是李鸿章非常崇拜敬仰的人,他曾解囊白银二千八百两修建包拯祠,且自撰碑记,并将自己的墓地选在离当时的包拯墓仅300多米的地方。(后包拯墓迁至包公园)

作为清朝最有争议的人,李鸿章的一生毁誉参半,其故居及李氏家族旧宅就坐落在淮河路步行街。

图/shutterstock

故居为典型的晚清江淮地区民居建筑。

▲李鸿章还是著名民国才女张爱玲的外曾祖父,张爱玲的奶奶叫李菊藕,是李鸿章的二女儿。图/穷游Biu主  糖嘤嘤

淮河路步行街可以说是合肥历史上最繁华的商业街了,老街店铺林立,人文荟萃。

图/穷游Biu主  Y我在人间捡故事

三国时期,曹操在今淮河路北侧修建教弩台,这座军事堡垒距离逍遥津仅百余米,它既可捍卫合肥城的安全,又可用以训练强弩手。

后来据说因掘得一尊高一丈八的铁佛,于是在教台上建一佛寺,名铁佛寺,唐朝改为明教寺。

▲明教寺与逍遥津、包公祠合称为合肥三大名胜古迹。 图/穷游Biu主 在路上的小羊羊羊

除了淮海路步行街,在去年,随着《觉醒年代》的热播,合肥有一条原本僻静的小路多次登上热搜,这条小路叫做延乔路,延乔路的命名,源于革命烈士陈延年、陈乔年二兄弟。

▲延乔路所在道路片区多以安庆地区命名,很少用人名做名称,之所以取‘延乔’是因为二人来自安庆怀宁,也是为了纪念烈士所作出的卓越贡献。

在延乔路的旁边是集贤路,这也是为了纪念葬在安徽安庆集贤关的陈独秀,延乔路短,集贤路长,他们没能汇合,却都通往了繁华大道!

除了被吐槽名字土,合肥也是最憋屈的省会之一,省内的小弟除了六安,都不跟合肥这个老大哥混。

都说合肥是离南京太近,离长江太远。

▲合肥距离南京只有150公里,是国内直线距离最近的两个省会城市。

众所周知,南京又名徽京,被戏称为安徽的实际省会。

总以为南京是安徽省会,你看“安徽人朱元璋建立了明朝,定都南京”

在古代很多时候,合肥常常作为南京的卫城,既然定都南京了,就没有必要定都合肥了,定都南京,再好好经营合肥,南京就变得非常安全了。

三国时,安徽人曹操自然知道合肥对自己也很重要,占据合肥就等于破了东吴的第一道防线,这也是当时孙权定都建业(南京),连续五次带军死磕合肥的原因,看来合肥与南京的爱恨情仇由来已久。

虽然被吐槽,被嫌弃,但合肥近些年的发展也是有目共睹,在新时代新时期,“合肥”二字也有了新解释,合,兼并天下之意;肥,海纳百川之实。

图/shutterstock

因为出手投资稳准狠, 近些年来,合肥被称为成为“中国最会投资城市”,甚至有人夸张的说“有穿越者指点”。

合肥的第一次“投资”就“赢”大了。

1969年鉴于国际形势,一些北京的高校被迫外迁,疏散到全国各地,这其中就包括中科大。

当时中科大原本计划去河南,被拒绝了,改去江西、湖北,都被拒绝了,上个世界六七十年代,正是全国粮食都紧缺的时候,很多地方怕大学师生挤占本地的副食口粮(计划供粮)。

这时合肥表态,“我们即使不吃不喝也要把中国的科学苗子保住”。

而合肥倾全市之力支持的中科大,也反哺于合肥乃至安徽,时至今日,中科大已经发展成为国内顶尖大学,蜚声国际,它开始凭借自身巨大的影响力和号召力,为合肥带来无尽的资源和荣誉。

图/shutterstock

围观了下中科大的官微,内容都是酱紫的。

著名的合肥科学岛,也叫中国科学院合肥分院,合肥科学岛院科研制出的横向拉杆,帮助嫦娥三号抵抗住了落地时的巨大冲击,实现了平稳降落!

▲一桥连接科学与世界  图/合肥市人民政府发布

从中科大开始,合肥仿佛开了挂一般,近年来成功投资京东方、长鑫存储、蔚来汽车等一系列操作,带动形成千亿级的产业链,合肥几乎逢“赌”必赢,以“最强风投城市”、“霸都”、“赌城”的封号走红网络,但其实大手笔的背后是明确的战略意图,创新已渗透成为合肥这座城市血脉中的最强基因。

合肥已成功跻身中国四大国家科学中心城市、新一线城市、中国创新之都、全国科研中心、世界制造业大会永久会址。

图/shutterstock

从“三国故地,包拯家乡”到潜力无限的科技新城,合肥在古与今之间,传统与科技之间,不停地传承创新,历久弥新,生生不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