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走走停停”的旅游业还撑得住吗
发布日期:2022-08-12 12:24    点击次数:177

“今年报考旅游专业的学生少了,旅游专业的毕业生也有不少流向了其他行业。”近日,上海一所高校旅游系教师跟记者聊起这一现象,有些担忧:“旅游业还能持续下去吗?”

答案不难给出。只要人们对美好生活的追求不变,旅游业将一直存在。不过,在持续近三年的疫情影响下,旅游业“走走停停”,也有一些变化值得关注。

游客不再依赖旅行社

2019年暑期出游旺季,当人们走进西北、西南的一些旅游景点,一辆接一辆的旅游大巴纷至沓来,导游举着小旗不时大声招呼游客,这几乎成了景点的“标配”场景。但今年暑期,无论是在客流爆棚的云南玉龙雪山脚下,还是大热的新疆那拉提空中草原景区,以导游旗为明显标志的旅游团都已不常见。更多的是三五成群的家庭游客,以及7至15人不等的小型亲友自组团。

全国多地仍有散发疫情,部分地区跨省游被熔断,旅行社收客时受到游客所在社区疫情风险不一的限制,不少出团计划被临时取消。在此情况下,如果游客仍想追寻“诗与远方”,只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从依赖旅行社的服务,到自己规划线路和预订酒店,疫情影响下的旅游消费变化已引起旅游从业者的注意。曾在人民广场附近经营一家旅行社门店的方豪表示,原本门店以55岁至70岁的客源为主,疫情期间门店长期关停。两年多来,这批客人中已有不少人从短途的华东游开始自己动手设计线路,慢慢转向国内长途游目的地,对旅行社的依赖程度降低了不少。

巨头拓展上游产业链

一些具备规模效应的旅游机构已不断向旅游产业链上游延伸,力图拓展另一片天地。

这个夏天,春秋旅游“精致露”金山营地负责人胡易安大部分时间都在郊区忙碌。她负责的两处露营项目,分别位于金山廊下生态园和枫泾中国农民画村。今年7月启动试运行以来,已有不少游客前往尝鲜,其中不乏带着孩子和宠物来放风的家庭亲子客,也有结伴而来的年轻人。在郊区投建露营地,适应疫情下的出游新风向,成为旅游机构介入上游产业链的方式之一。

携程近日也宣布,其先后落地安徽、河南、新疆等地的9家度假农庄订单量环比增长一倍以上。其实,每家度假农庄的规模不过十多间,其总体成交额对携程来说不过“九牛一毛”,但农庄落地的更大意义是作为示范样本,证明这一产品模式切实可行。在度假农庄实现规模化效应后,携程将充分发挥平台优势扩大其影响力,为目的地带来新的经济发展动力。同时,旅游平台也借此加强了对目的地上游资源的把控。

没有行业巨头的平台优势,一些小型旅游机构充分发挥“船小好掉头”的灵活性。今年以来,文博、自然教育类的小众旅行方兴未艾,相关领域对旅行内容的质量要求更高。打造小而美的特色产品和差异化服务,不失为小型旅游机构的生存之道。对于市场上大大小小的旅游机构而言,有源源不断的营收进账是生存的关键。

酒店景点租车客流回升

与并不掌握大量资源的中介类旅游机构相比,酒店、景点、租车服务提供者在今年暑期出游热潮中,仍分得了一杯羹。

这个夏天,在内蒙古提供包车服务的大齐接待了好几批来自长三角和珠三角的游客。大齐的客源,多数由之前的游客口口相传推荐而来。他负责根据游客需要规划路线、开车并提供一路讲解,还可代为预订沿途住宿。

由于自助游盛行,个人租车服务提供者和租车平台都收获了不错的订单量,酒店入住率也出现回升。来自华住平台的数据显示,7月15日以来,华住新疆地区已有多家门店满房,热门区域门店需至少提前5天预订。暑期以来,上海地区的酒店预订量也迎来新增长。去哪儿大数据显示,7月以来,上海在全国酒店热门预订城市中恢复至第十。其中,7月1日至25日上海酒店预订量环比上月增长90%。上海迪士尼乐园、上海海昌海洋公园、上海欢乐谷、金山城市沙滩等均是热门景点。

无论是酒店、景点还是租车服务提供者,共同点是他们手中掌握实际的资源,而非仅仅是“中介”服务提供者。疫情下,受冲击最大的正是多以中介身份出现的旅行社及相关机构。经历疫情考验后,这些中介服务提供者能收回多少“失地”,仍是未知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