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清朝女诗人曹奉昭:千年后“词国皇后”李清照的同命人
发布日期:2022-05-20 10:35    点击次数:79

历史迷聚集地,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

问答

音频

探究

视频

辟谣

作者|我方特邀作者陈文龙

《朝文社》(原《我们爱历史》)为头条号签约群媒体

字数:2534,阅读时间:7分钟

   风雅之始

近代著名学者、教育家林传甲曾经说黑龙江诗人,首推安徽桐城人方登峄,其《老枪来》、《霜迟乐》二首,为风雅之始。因民国时以松花江为界划分黑龙江和吉林省,林传甲所说的黑龙江不含当时属于吉林省的宁古塔地区。

方登峄系方拱乾之孙、方孝标之子,其两位先人以江南科场案事谪戍宁古塔。同一时期,还有“边塞诗人”之誉的吴兆骞,他们都早于方登峄遣戍宁古塔。他们在苦寒的龙沙绝域著诗文颇多,计有方拱乾《何陋居集》、吴兆骞《秋笳集》等,著作中写东北地区山川风物,苍莽沉雄,尤有特色。

林传甲的生活时代,历史上的宁古塔还是属于吉林,故林传甲所说风雅之始于以戴名世《南山集》案牵连,戍黑龙江方登峄。当代学者李兴盛等人研究认为,黑龙江古典诗歌至今保存下来的,始于唐代渤海国,历经金代的发展期、清代的高潮期、民国前期的低潮期四个阶段。在2004年版的《黑水丛书·秋笳馀韵( 上)》之《黑龙江历代诗词选注》中,李兴盛选录由唐代渤海国到民国初年的112人的353首诗词,其中辑三位女诗人的诗词,韩素一首,祝宗梁二首,曹奉昭五首,可见对女诗人曹奉昭的偏爱。

曹奉昭,字玄九, 安徽当涂人,是清末民初的女诗人,被誉为黑龙江第一位女诗人,其生平事迹和作品列入《荆州通志 ·列女传》、《拜泉县志·拜城杂咏》等地方志。

   皖女东来

由于曹奉昭得到民国地方史志界、文学界对其的关注,我们现今可以获得更多的线索,勾勒出曹人生经历与文学生涯。绍兴籍书画家范迪煌,擅长诗文书画,花鸟人物皆精。曹奉昭22岁时嫁给了范迪煌为继室。光绪二十三年(1897年),黑龙江将军恩泽聘范迪煌为幕僚。1899年曹奉昭偕同两个女儿来到黑龙江省城齐齐哈尔。

曹奉昭原籍当涂县,属于皖南地区,位于长江下游东岸,介于南京、芜湖之间。境内的大青山岩壑灵秀,大诗人李白酷爱青山风光,留下遗愿“魂归青山”。或许受大诗人的灵气,曹奉昭少时聪颖好学,7岁即能赋诗,曾尊父命,作古体诗:“我骑白鹤云中来,仙人铁笛催花开。”

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东北局势急剧动荡。曹奉昭随范迪煌避居吉林农安,于1901年重回齐齐哈尔,范迪煌充黑龙江将军府文案处会办,兼营务处会办。后来又赴吉林,任交涉局帮办。其夫人曹奉昭随范迪煌迁徙,每到一处,均有诗作,诗名日益增大,已为当时著名女诗人。

清朝的放荒政策,官吏中的“坐地户”和“外来户”也纷纷购置土地,渐成地主或暴发户。徽派多经商,故皖南女子善于精打细算、持家有道,且性格温和,自古多出贤内助。范迪煌于是便在拜泉“置有产业”,由持家有方,其贤内助曹奉昭“襄助经理”。然而红颜多薄命,1916年3月15日,曹奉昭积劳成疾,不幸逝于拜泉,年仅42岁。

   诗风清正

日俄战争以后, 曹奉昭因“诗虽工, 不能御外侮”, 遂将平生诗稿全部焚烧。曹奉昭病故后,其夫范迪煌仅从残丛故纸中搜得其诗数十首, 编集为《绣余诗存》。

曹奉昭,其人持身自重,情感清正,且胸有沟壑。《拜城杂咏》载“奉昭女士天资颖异,七岁能诗,夙擅才女之号”。曹奉昭其人其诗,被埋没实在是件憾事。无论是“人以文传”,还是“文以人传”,曹奉昭和他的《《绣余诗存》》都应该传之于后世,可惜至今已经无从查找她的诗稿。目前所知传世诗作《初到拜城赠世人》、《拜城卧病伤怀》、《客中》、《偶成七言绝句》、《独立》、《唐多令.送邗江女史》、《黄鹄五言古风》、《寄姊七言古风》,共计八首。

曹奉昭同有“千古第一才女”之称的南宋女词人李清照有相同之处。

1、自幼聪颖。曹奉昭出生于书香门第,早期生活优裕,良好的家庭环境中打下文学基础。其父曹本观“不事科举考试”,后为湖南著名幕僚。由于安徽人既出商人也出学者,敢开风气,曹奉昭幼年时,即跟随父亲攻读诗文。有一日,见父兄们作诗,她也道:“只恨常娥多管事,为何牵我到红尘?”

2、随夫游历。曹氏丈夫也是幕僚,出嫁后与丈夫范迪煌居荆州与出守齐齐哈尔、拜泉时期,是曹奉昭夫妇相濡以沫共研学问的最美满时期。有诗《初到拜城赠世人》:“秉烛夜中游,浮生何用愁?百年魂若梦,万事总难休。得失皆宜淡,恩仇且付流。持身当自重,清范永垂留。”这是作者初到拜泉县时赠人之作,提示持身自重的做人准则,并否定批驳了及时行乐的思想。

3、战乱颠簸。东北局势动荡时,流寓各地,境遇孤苦,其忧国忧民之心日深,赋诗《叙怀》:“国中阒无人,何恃御外侮?”

4、留存的几首诗歌多为人生后期之作,多悲叹身世,情调感伤。一首《拜城卧病伤怀》:“吁嗟呼!我既置身覆载中,宜真宜假事皆空。奈何缘之未尽,伤浩劫兮无穷。今朝还在人间住,何日骑龙凭虚御列风?”形象地表达了边塞时局动荡不安,朝廷畏缩,弱女子曹奉昭盼望解脱,怎奈时日悠长,其心由谪仙转归隐。

   清范垂留

纵观曹奉昭,本是温婉秀丽的皖南女子,随夫君一路向北至黑龙江,寒冷的气候,彪悍的民风,生活习惯一定不适应。诗人虽以坚定的毅力,克服了种种困苦,扎根于黑龙江。但清末民国时期的黑龙江社会动荡不安,才华却极其出众的她心中思乡情更切了,“万里关山归未得,愁肠怕听捣衣砧”,表达苍凉豪迈的思乡之情。为扬州女友送别作《唐多令(送邗江女史词)》,词中既写了与女友在塞外意外相会的喜悦和马上分别的伤感,又道出了盼望未来在故乡重逢的欢快愿望。

曹奉昭和李清照都客死他乡,曹的生命长度亦不如李清照,但她又比李清照幸福。词国皇后李清照晚年贫困忧苦,无依无靠,寂寞地死在江南。曹奉昭家在拜泉有土地和产业,居家环境安全舒适。并有继母、父、前室之女、弟妹等二十余人,她均能和睦相处,不生是非。曹奉昭夫妻相守了二十年一直恩爱,离开人间的时候,又有夫君陪伴,其婚姻和生活没有李清照坎坷。

她们之间也有不同,李清照爱赌博,有时“昼夜每忘寝食”。清末民国初的齐齐哈尔地区赌博恶习滋长泛滥,一些家庭妇女常玩叶子(麻将牌的前身),双陆、樗蒲等博弈游戏,也参杂了博彩。当有人恳请曹奉昭参与一些游艺活动时,她从不作无益之嬉戏。曹奉昭称得上“清范永垂留”,实为一奇女子也。

参考资料:《黑水丛书·秋笳馀韵( 上)》之《黑龙江历代诗词选注》《拜泉县志·拜城杂咏》